当前位置
主页 > 飞行培训 > 旋翼机培训 >

旋翼机打造低空旅游路线

2020年06月22日

  苏桂滨在检查新研制的“孔子鸟”动力伞三角翼飞机。

  南方日报记者 曾亮超 摄

  在清远市清城区石角镇界牌村的飞行营地见到苏桂滨时,他正在检修自己制造的螺旋翼飞机,身后停放的是他新研制成功的“孔子鸟”动力伞三角翼飞机。

  苏桂滨是广东潮汕人,从2006年踏入飞机制造行业以来,他从研究外观图到独立制造飞机,再到创办航空科技有限公司,历时13年,投入2000多万元,其生产的旋翼机获得中国民航局的飞机航空航天TC(Technical Center核心技术)型号认证,将投入市场。

  飞天的梦想也有“折翼”的风险。2014年11月,他应邀出席某活动,乘坐主办方提供的飞机进行飞行表演时发生坠机,神经受损致下半身失去知觉,经过两年多的治疗才重新站了起来。如今,他不仅继续自己的飞天梦,还组建团队造飞机,并在清远准备打造低空飞行旅游营地,“我坚信终有一天,我们可以自己造低空飞行器,享受低空飞行的乐趣。”

  利用参数“解构”飞机

  2006年以前,苏桂滨做的是资源开采工作,公司所在地远离闹市,从项目部到最近的集市,开车需要约两个小时,山路崎岖,交通十分不便。

  这时,苏桂滨了解到国外已经有人将旋翼机应用到日常生活,成为日常出行代步工具,他开始琢磨这事,自己是否也可以买一台飞机代步?

  2006年,苏桂滨跟的项目做完了,就来到佛山,开始造飞机。

  当时本想从国外直接买一台飞机,看中的是一台在国外服役超过10年的旧机,价格需要120万元左右,“这样的价格远远超出预算,购买计划直接搁置。”苏桂滨说,他看过飞机之后念念不忘,于是拿着相关参数,自己来设计、制造飞机。

  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,造飞机的道路十分曲折。苏桂滨说,飞机制造非常复杂,仅凭参数,困难重重。他从2006年开始研究相关参数,2007年开始具体制造,到2008年除夕前,才开始第一次试飞。

  在这两年之间,苏桂滨前前后后花了50万元左右。“由于没有标准、方向,只能一次又一次地尝试,用实践来检验飞机制造成功与否。”他说,到2008年后,飞机基本上可以实现安全、正常飞行。

  通过试飞提升飞机性能

  到2008年,苏桂滨基本完成了飞机制造,但是飞机外形并不美观,性能也还有提升的空间。从2008年开始,苏桂滨通过累积飞行经验,不断改造飞机的外观和性能。

  “当时,从美国买回4架飞机,研究后进行优化。”他说,当时主要参考美国飞机的外壳参数,对原来的飞机进行改造,但是外壳的参数与飞机重心、发动机位置等内核参数息息相关,这就要求同时改进。

  当时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东西方飞机驾驶员的体重问题。以美国飞机为例,飞机外壳、内核参数设计都是以西方人身形来进行,飞行员的重量为80到120公斤,按平均100公斤体重进行设计,“我的体重只有65公斤左右,在控制美国飞机过程中就会遇到很多困难。”他说,飞行过程难以降落,一直维持在6—7米的低空盘旋。

  “当时通过绑沙袋、搬砖头等方式增加自身体重,通过优化内核及外壳参数来适应。”他通过不断优化飞机参数,终于造出比较成熟的旋翼机,“在2012年的极限飞行高度可以达到4850米。”

  2013年,他计划将自己的飞机推向市场,成立公司申请多项专利,完成工厂建设、人员培训,积极参与各类航展、发布会。

  飞行表演坠机卧床两年

  在前期调试阶段,由于没有标准,存在零件之间衔接不好、发动机动力不足等问题,需要花费大量时间、人力成本,后期主要是发生两场飞行事故,对整个飞机制造事业造成巨大影响。2012年,苏桂滨已经造出旋翼机,正准备大展拳脚的时候,在试飞过程中却遭遇危险。

  当年,苏桂滨和一群飞行爱好者在宁夏试飞,想将旋翼机飞上5000米的高空,然而零下40℃的严寒以及缺氧问题让计划落空。而在4850米的高度差点出事,让他不得不提前结束飞行。

  “这次经历给我敲响警钟,让我在以后的飞行中更加小心。”苏桂滨说,但天有不测风云,在2014年11月,他再次遭遇困境,发生坠机事故。

  2014年11月27日,苏桂滨应邀出席某活动进行试飞表演,乘坐的是由主办方提供的固定翼飞机,由于飞行器等问题,导致飞行表演过程中飞机撞上电线杆坠落,神经受损导致下半身失去知觉,只好卧床养伤,暂时停工。

  坠机事件严重影响了苏桂滨的身体健康。“从医院出院之后,也不敢回家,直接搬到了工厂。”说到当时的困境,他眼眶泛红。

  直到2016年下半年,苏桂滨才能慢慢下床走路,“但不能自己开飞机了,只能乘坐。”他说,在飞机起飞和降落阶段,由于颠簸,会导致伤口和下肢剧烈疼痛,尝试一两次之后,就暂时停止飞行了。

  研发制造旋翼机获认证

  不能飞了,苏桂滨开始把发展目标转向无人机方向。他和北京航空航天大学、东北农业大学联合开发农用无人机项目。但无人机项目在核心的飞控环节投入巨大,苏桂滨承担不起研发成本,项目搁浅。

  为了挽回损失,苏桂滨承接了一些国内外飞机制造的代工业务,同时做大旋翼机市场。

  由于无人机项目暂时搁置,苏桂滨又重启载人机项目。从2017年开始,他启动“孔子鸟”动力伞三角翼飞机研发,每次有新型号设计出来,都会邀请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教授参与试飞,并出具试验报告,从专业角度予以认定。他自主研发的旋翼机还于今年6月获得中国民航局颁发的飞机航空航天TC(Technical Center核心技术)型号认证。

  同时,苏桂滨还启动低空旅游项目开发。2017年,他在清远市清城区石角镇界牌村租了土地用来打造飞行营地,准备打造为一个低空飞行旅游营地。“这里空域、地形比较熟悉,距离珠三角交通十分方便,一江两岸、山水之间的风景特别好,具备发展低空旅游项目条件。”他说,目前已经在清远建立多个营地,将打造一条低空旅游路线。

  “在旋翼机、三角翼飞机制造方面,我们还会进行改进,不断降低成本,冲出国门。”苏桂滨说,动力三角翼飞机,国外同款大概要50万元以上,“孔子鸟”仅需20多万元,他希望让更多国内飞行器爱好者能买得起、用得上。

  南方日报记者 黄玉熹

  统筹:魏金锋

下一篇:没有了